久久亚洲精品无码91网站|国产手机在线精品|亚洲精品国产精品乱码不99|在线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四

  • <ruby id="hugg8"></ruby>
  • <output id="hugg8"></output>
    <rt id="hugg8"></rt>
      <rt id="hugg8"></rt>
    1. <cite id="hugg8"></cite>
      <font id="hugg8"></font>
      <tt id="hugg8"></tt>
      <wbr id="hugg8"></wbr>

        <b id="hugg8"><form id="hugg8"></form></b>

        <rt id="hugg8"></rt>
      1. 評論

        大美青綠的自覺建構

        2018-01-29 16:51來源:苗重安作者:馬鴻增

        ——苗重安青綠山水的特質與意義 
        馬鴻增     

          青綠山水是中國傳統山水畫中最先誕生的藝術樣態。由于其貼近天藍地綠、山青水碧的自然本色和詩意棲居的理想,特具富麗典雅之美與恢宏博大的殿堂氣象,受到國家高層和普通百姓的喜愛,使其在唐宋時期發展到鼎盛。此后,以文人畫為主體的水墨山水大興,而青綠山水漸趨微弱。其間雖有文人畫家偶爾為之,但多情趣性而少大氣勢。直到20世紀下半葉新中國殿堂布置的需要,青綠山水才重新得到重視。改革開放以來,探索者更多,苗重安即是成就卓著的佼佼者。他不僅創作了多幅影響巨大的青綠山水佳作,而且自覺地思考、探究盛世青綠的精神內涵和審美形態特征,逐漸構建出獨具風神的青綠山水體格,進而成為當代弘揚青綠山水的學術帶頭人。

          一、從青綠山水情結到重鑄盛世輝煌的自覺

          苗重安的青綠山水情結由來已久。自從1960年西安美術學院畢業留校任教,他就由恩師羅銘推薦,被學院派往上海中國畫院,跟隨山水畫大家賀天健研修青綠山水,以"搶救傳統"為目的。三年后返回母校,主要從事青綠山水教學與創作。此后1980年開始負責籌建陜西國畫院,直至2005年退休,他一直擔任畫院主要領導,但始終未放棄青綠山水創作。曾為北京人民大會堂、中南海、天安門、中央軍委及國家許多重要殿堂繪制大幅巨作,其中《香格里拉》、《走進喜馬拉雅》、《群峰競秀飛泉爭流》、《風雨過后春更濃》等堪稱精品。近年創作的《雪域圣山香巴拉》更登上新的高度。

          退休后的苗重安移居北京,成為青綠山水的播火人。應聘在中國人民大學培訓學院任教,兼任中國國家畫院青綠山水高研班導師,并在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做專題講座。2012年起又擔任了中國人民大學畫院"盛世青綠"中國畫學術訪問學者工作室的學術領銜。他說他酷愛青綠山水,"從感情到理智,從職業、事業到一種責任和擔當,從藝術手法到詩文意境、哲學內涵,從形式到內容,從技術層面進入道的境界,一步一步地向著傳統藝術的圣殿深層走去,越走越覺得路子很寬,越覺得里面的道理很玄妙,越覺得魅力很強,吸引著我不能自拔。"

          苗重安的青綠山水情結,比之前輩張大千、劉海粟、賀天健、吳湖帆、錢松嵒、何海霞、關山月等兼工青綠重彩,既有聯系,又有區別。應當說,苗重安更為深沉而專注,而且進入更為自覺的狀態。這是由當代特定歷史情境所催生的。具有五千多年文明歷史的中華民族以嶄新姿態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正在進行走向偉大復興的歷史進軍。這也是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最好時機。盛世的殿堂需要璀璨的青綠山水,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人民大眾對色彩的審美需求,也是毋庸置疑的。以"天藍、地綠、水凈"為標志的"美麗中國",已經被寫入了中央文件。自覺地復興和弘揚青綠山水,正當其時。苗重安充分意識到這是時代的呼喚,社會的需求,大眾的期望。于是他一邊孜孜不倦地創作,一邊進行理論研究,充分重視文史哲在中國藝術精神的內在根源中的深厚影響,將山水畫的發展與對道家、儒家、佛家的理論解讀結合起來。他覺得青綠山水的創作、研究、傳承,已成為他個人生命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,他立志要像傳承圣火一樣地去弘揚經典,復興國藝。

          二、以"聚焦西部""重振漢唐雄風"為支柱的大美青綠境界

          苗重安青綠山水的美學本質,灌注著中國傳統哲學中的"大美"理想。道家和儒家典籍中都有涉及"大美"的論述。要而言之,老子論"大"即"道",莊子說"天地有大美而不言"。他們強調大自然生命運動的"真"美,大美是通天地、通大道的美,是一種浩瀚博大、雄渾磅礴的壯美境界。孟子則說"充實之謂美,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"。他更強調主體人格的修煉,即"善"美。儒道兩家理想的大美境界,與天人合一、天人和諧、道法自然、澄懷觀道、澄懷味象等理念融為一體,共同構成中國山水畫的精神內核。

          苗重安的大美青綠山水,正是儒道兩家大美理念的傳承與發揚。他始終不渝地保持著對大自然的感恩、崇敬與審美發現,同時注重自身人格、修養的錘煉,力求實現真、善、美的統一。具體反映在創作上,聚焦祖國西部的生活抉擇,重振漢唐雄風的審美取向,是構成苗重安大美青綠境界的兩大支柱。

          苗重安有一方印章"聚焦西部"。祖國西部的大山大水是苗重安的生活之源。西部山川,匯聚了青藏高原、帕米爾高原、黃土高原、云貴高原,形成了地球的"第三極",深藏著蒼茫、渾樸、沉雄、博大的壯麗之美。但西部卻是歷史上南北兩大山水畫派都未曾涉獵的審美盲區。正是西部神奇、神秘、神圣的自然景觀和豐厚深沉的歷史人文景觀,令苗重安無比激動,情思萬千,吸引著他四次橫穿祁連雪山,九次赴新疆,去西藏,挑戰生命極限,到達阿里山圣湖、扎達古格遺址。跋涉在古絲綢之路上,他浮想連翩。絲綢之路是東西方文化交流的金色彩帶,東西方文化精英在此交匯凝聚,人類智慧在此碰撞、交融、升華、閃光。漢唐是絲綢之路最繁榮輝煌之時,也是華夏歷史上最富于開拓進取、包容昌盛精神之時。絲路上處處蘊含著漢唐雄風的魂魄,銘刻著民族復興的印記。怎不令人神往?"重振漢唐雄風"正是在聚焦西部、重走絲綢之路的人生之旅中,自然延伸而來的審美取向。這一目標的確立,意味著他的山水畫創作不再局限于汲取元以后文人水墨山水畫傳統,而是從縱向與橫向兩方面廣收博取,開拓掘進。圍繞著表現西部大美山水的要求,他精心擷取傳統中沉雄博大的藝術元素:漢唐石刻藝術、唐宋青綠山水、宋代北派山水、西方色彩光影??總之,一切為了創造新時代的殿堂氣勢和大美詩境。

          苗重安曾說:"自我,有大我、小我,藝術家若沒有自我,等于沒有靈魂。但不融入大社會,就成了狹隘的小我。"他是提倡小我與大我融合的,因而在他藝術個性的光彩中,同時能看到民族的、時代的光環。這是一種具有大氣勢、大魂魄、大視野、大格局的燦爛之光,是煥發著中華民族精神和國家氣象的生命之光。

          三、大美青綠山水的藝術語言特質

          經過幾十年的探索、追求和磨礪,苗重安的大美青綠山水語言已然形成了自己的藝術特質。

          其一,氣象正大,氣勢相生。苗重安的大美青綠山水,突破了古代院體青綠山水仙山樓閣的刻板與華飾,也突破了文人青綠山水的小巧與沖淡,而是凸顯氣象雄壯,氣勢浩莽,以勢取勝,純凈端莊,令人蕩氣回腸。顯然,這當中借鑒了北派水墨山水的實踐成果和理論成果。北派山水創始人荊浩在其論著《筆法記》中第一個明確提出"真者,氣質俱勝"。強調山水畫要表現出大自然的純真本質,必須做到精神氣息與物象自然形質完美結合。荊浩還說"山水之象,氣勢相生"。所謂勢,是畫面物象的章法布局所形成的總體效果,亦即顧愷之所說的"置陣布勢"。勢主要指章法產生的視覺心理動態效果。氣則包含了人的感覺心理和認知胸懷。苗重安在充實飽滿的畫面中,充分運用峰巒、岡嶺、林泉、煙云、房屋、舟橋的組合變化,構成主賓、動靜、虛實、聚散、開合的"勢"與"氣"。其布局多以深遠法為主,參以他法,得重疊縱深之勢,縱橫浩瀚之氣,充滿生命氣息。

          其二,青綠基調,筆墨彩融。青山綠水,蒼天碧林,郁郁蔥蔥,生機盎然,構成苗重安山水畫的基調。而青綠之色中又有明度、純度、強弱、冷暖、主輔等多種對比變化,使之豐富多彩而不單調刻板。而且由于他熟練掌握水墨山水的筆墨規律,能將水墨和色彩兩大要素巧妙地結合起來,也就是將"骨法用筆"和"隨類賦彩"、"隨意賦彩"相融合,以墨線為骨寫形,以色助墨光,以墨顯色輝,又輔以雪山、云氣、水流之虛白,相互襯托,相互輝映,使作品格調鮮麗璀璨而又沉著典雅 。尤其是無論用墨、用色,都見用"筆"的書寫性,可以說是"雙重用筆"。如此精心的筆墨、色彩、留白的辯證處理,使整個作品節奏交響,韻律豐富。他綜合運用層層加染、紙背拓染、勾皴提點、局部潑彩、以掌磨色等微妙的設色技法,達到厚而不滯、淡而不薄、艷而能雅、實而能虛,既明凈清潤,又厚重凝練的藝術效果。他的畫中還有一種特殊的光感。中國人常用光來比附圣潔、神秘、吉祥、光明。傳統中表現光是"意象光",如范寬《寒林雪景》和郭熙《早春圖》,是在渲染的基礎上通過皴擦和筆與筆之間的組合及用墨的變化,來創造光彩斑斕的境界。苗重安則以古典"意象光"為基礎,吸收了西畫光色變化之法,通過墨彩的明暗渲染和陰陽變化,山勢向背的留白虛實,水波流動的光影迷離,來營造出光的奇妙境界,展示更為深邃的想象空間?!堆┯蚴ド较惆屠肪褪且粋€范例。清初王石谷曾說:"余于青綠法靜悟三十年始盡其妙。"苗重安事青綠已五十余載,多有新的語言創造。要而言之,其青綠山水墨彩之美是自然色彩與心靈色彩的交融,也是傳統色彩法與西方色彩法的交融。

          其三,意象寫實,大美詩境。苗重安的山水畫頗具寫實性,但又不象西畫那樣逼真酷似,而是一種"意象寫實",是為了傳達某種情感意味而精心取舍加工過的寫實。這源于他的創作思想。他說他喜歡以樸素、真實、親切的造型語言來畫畫,他希望"觀眾與畫家之間能心心相印,產生共鳴"。與此同時,追求真、善、美的和諧統一,追求高層次的審美特征、精神與意境,使人看到畫外畫,想到畫外情,領悟到畫外意。他作品中的崇山峻嶺真實具體,特別是其間的古堡、民居、寺院、村落、橋梁,描繪具體,令人有身臨其境之感。然而他深知"山水畫的本質是描寫人的精神,是人化的山水"。既然如此,他必須要"刪撥大要","搜妙創真","遷想妙得",以意取景。那些看似逼真的形象,其實是畫家精心組織起來的境界。這種"意象寫實",既是客體形象美的提煉,也是主體精神美的升華,體現著創作主體在"道法自然""天人合一"的精神感悟下,所產生的小我與大我相融合的山水精神和山水詩境,也就是大美詩境。這種詩境在漢唐藝術中最為鮮明,在五代北宋的北派山水中也有表現,可惜其后的詩境少見大美情懷。20世紀中華民族奮起,從救亡圖存到振興中華,重新喚回大美魂魄。作為詩人的毛澤東就是創造大美詩境的代表,尤其是在西部長征途中所寫的《十六字令三首》、《憶秦娥•婁山關》、《七律•長征》、《念奴嬌•昆侖》和延安所寫《沁園春•雪》,更是虛實結合、情景交融的大美杰作。苗重安對此深有領悟,他立足于西部山川的意象寫實青綠山水,創造的意境也是大美詩境,既富于雄壯、豪邁、明麗、璀璨的視覺張力,又深蘊端莊、典雅、清澄、厚重的精神感染力。

          弘揚青綠山水,重鑄盛世輝煌,這是苗重安高瞻遠矚的選擇,也是適應時代需求和藝術發展規律的歷史性選擇。苗重安大美青綠的自覺建構,已蔚成氣象,獨具風神。在建設生態文明和"美麗中國"的歷程中,大雅大俗的青綠山水具有其他藝術形式所不可替代的價值。苗重安盛世青綠、大美青綠的開拓性意義,將隨著中國山水畫的變革演進而愈發昭彰。

          2013年4月于北京東城      
        上一行。 (function() { var $backToTopTxt = "返回頂部", $backToTopEle = $('
        ').appendTo($("body")) .text("").attr("title", $backToTopTxt).click(function() { $("html, body").animate({ scrollTop: 0 }, 120); }), $backToTopFun = function() { var st = $(document).scrollTop(), winh = $(window).height(); (st > 0)? $backToTopEle.show(): $backToTopEle.hide(); //IE6下的定位 if (!window.XMLHttpRequest) { $backToTopEle.css("top", st + winh - 166); } }; $(window).bind("scroll", $backToTopFun); $(function() { $backToTopFun(); }); })(); // 兩個div 高度一致